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真情悔
真情悔

三十二岁的蓝婷有着少妇特有的优雅和芬芳,一米七三的她生得婷婷玉立、倾国倾城。
蓝婷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,她和丈夫周少飞打理着属于自己的电视台。在人们眼中他们是一对神仙眷侣。
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结婚七年,宝贝女儿也已经满周岁了,蓝婷和丈夫决定到国外旅游,一方面散散心,放鬆一下紧张的神经,另一方面可以重温一下蜜月的甜蜜。
异国的风光让两人仿佛又有了新婚的感觉,令人沉醉忘归。玩了一个多星期,虽然有些不捨,但终于他们还是决定第二天离开这个迷人的地方。
蓝婷和丈夫在异国的街头準备买一些特产带回去送给亲朋。就在他们仔细挑选商品的时候,一个身影从眼前闪过,这个身影周少飞熟得不能再熟,这是那个让他牵挂一生、思念一辈子的人。
那是跟周少飞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孩,女孩叫海蕴,比他小三岁。那时候他们都很穷,为了让他上学,女孩儿出去打工赚钱帮他交学费,他答应女孩等他毕业了就来娶她。可就在他毕业的那天,收到女孩的信,女孩告诉他女孩嫁人了……。那一刻他仿佛感觉到天塌了下来,世界已经毁灭。
蓝婷也认出了那个女孩,蓝婷那时跟丈夫是一个班的同学,不知为什幺蓝婷深深迷恋上了他,她拒绝了众多条件比他优越得多的追求者,可是他却总是跟她保持着距离,告诉她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,心里容不下其他人。但她却越发的爱他,同样心里容不下别的人。
毕业前的那个冬天,那个女孩突然来看他。蓝婷从来没见过他有过那幺幸福的样子,以后的日子也没有再见过。看着自己心爱的人那种表情,蓝婷躲在屋子里整整哭了一天,后来她想通了,爱一个人最幸福的是看到他幸福,蓝婷知道有了那个女孩,别人再不可能给他那种幸福。蓝婷知道那个女孩和自己心爱的人才是真正的爱人。短短几天,蓝婷跟女孩处得如同亲人一样。蓝婷告诉女孩自己喜欢她的爱人,看着女孩吃惊的表情,蓝婷微笑着告诉女孩自己不能给他比女孩给他更多的幸福,所以她祝福他们。女孩突然间泪如泉涌。蓝婷忙安慰女孩说自己不会抢走他的爱人。女孩望着蓝婷说有她在自己就放心了。蓝婷笑着跟女孩说等他们结婚的时候自己给他们作伴娘。
女孩离开的前一天晚上,周少飞跟女孩在外面过的夜,蓝婷知道会发生什幺,虽然心里有些酸酸的,可是却真实的为自己心爱的人感到高兴。那一夜淅淅沥沥下了一夜的雨,蓝婷的心情也如天气一般的湿了起来,那是一种无法抗拒的思绪。
女孩离开的时候拉着蓝婷的手让蓝婷帮自己好好照顾他。蓝婷拍着胸脯保证会好好看住他,直到他和女孩走进神圣的殿堂。女孩含着泪说她会一辈子感谢蓝婷。
后来蓝婷才明白女孩是让自己代替她在少飞心中的位置。那天蓝婷让丈夫趴在自己的怀里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……
看着女孩的身影,蓝婷心中猛得一紧,见丈夫那种如隔世般呆在那里,心中如打翻了五味瓶,难道这是天意。
蓝婷拉着丈夫的手追赶已经远去的身影,拐了一个街口之后,女孩进了一幢建筑中。蓝婷和丈夫也跟到门口,被站在门口的两个大汉拦住,“请出示会员证!”
“我们是来找人的!”
“找人?!”门卫打量了一下两人,“不行!”
“麻烦你了,我们就找一下刚才进去的那个女的,我们是她的朋友,好多年没见了。”蓝婷哀求着两人。
“说过了不行,有会员证才能进!”门卫丝毫没有让步的迹象。
“那在哪里可以办会员证?”蓝婷向两个门卫打听。
“那边!”门卫指了指右侧的一个屋子。
蓝婷跟丈夫走进了门卫指点的那个屋子。一进屋子两人被惊呆了。房间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大幅彩色照片,照片中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被穿刺放在火焰上炙烤,女人的脸上仿佛有种满足的微笑,身体已经被烤得金灿灿、油漉漉的,十分诱人。桌子上摆着几本杂誌,全是各种被烹製的美女图片。
蓝婷听说这个国家有个合法的人肉美食俱乐部,没想到还真的存在。
“入会一千美金。”坐在桌子后面的一个老头的声音很低沉。
“其实我们不是想入会,我们只是想找一个朋友。”
“找什幺人?!”老者显得比门外的门卫要好说话很多。
“我们的一个朋友!”
“你们的朋友什幺样子,叫什幺?”老者很有耐心的样子,也许是老者一个人待在一个小屋子久了,想找人说说话。
“我们的朋友叫海蕴,身高一米六,长髮……”
“噢,妳们说的是那个中国女人吧?”老者打断了蓝婷的话。
“对,她是从中国来的!她也是这里的会员吗?”
“噢,她不是这里的会员。”老者慢条丝理的说着。
“那她为什幺可以进去?!”蓝婷有些不解。
“她是这里的工作人员,说白了就是供会员吃掉的肉!”
蓝婷和丈夫被惊得瞪大了眼睛,“这怎幺可能!”周少飞喃喃自语。
“那她今天晚上会被人吃掉?”蓝婷追问着老者。
“那可不一定,我们这里每周活动一次,每次会随机选出三个女人供会员吃掉,不过你们说的那个女人不属于这些女孩之中,因为那个女人不仅长得漂亮,而且肉质鉴定也是极品,所以是用来出售给愿意出高价的人买走。”
“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把她买下?!”
“当然,只要你们是会员,在别人还没买下她的时候,就可以。”
“那我们入会!”交了两千美金后,蓝婷跟丈夫走进了俱乐部。里面的空间很大,正中间是个很大的舞台,几个年轻的女人正在上面表演着艳舞。围着舞台摆着很多桌子,会员们坐在桌子旁边欣赏着舞台上的表演。
蓝婷和丈夫坐在一个角落的桌子旁边,那里比较清静。很快一个漂亮的服务小姐过来问他们需要点什幺。
“我们想找一个叫海蕴的中国女人。”
“你们要她陪的话,一小时需要一千美金!”
“要这幺多钱?!”
“她可是我们这里最当红的!听说今晚有个大老闆要买下她做为生日宴会的主菜。”
“妳去把她找来,钱我们会付的。”
当海蕴看到两人的时候,先是惊愕,尔后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原来当年海蕴的父亲得了重病,需要一大笔钱,正好有一个官宦子弟看上她,愿意出这笔钱给他父亲治病。为了父亲她嫁给了那个人。那个人对她很好,也替她父亲治好了病。日子过得本来很好,可是突然有一天,他那个当大官的父亲贪污公款的事情败露,不得不带着全家逃亡国外。
在国外漂泊的几年中,带出来的钱全部花完了,还欠了很多债,那个男人的身体变得很差,还要出去做很苦的工作来养家,还要三天两头被债主毒打,自己也多次被污辱。偶然的机会,她听说了这里,她把自己卖到了这里,换了一大笔钱替男人还清了债,还有些剩余。海蕴说她是为了还那个男人,在她心中对那个男人只有恩,没有情。海蕴说能再看一眼他们俩,就没有什幺遗憾。
“我们会买下妳的,不会让妳被人吃掉的。”蓝婷拉住海蕴的手。
海蕴摇摇头说:“谢谢妳蓝姐姐,可是没用的,有个很有钱的人今晚要买下我,听说他不仅有钱,而且是个很好胜的人,所以他今晚一定会买下我的。即使你们真的买下我,也得吃掉我,因为这里的规矩就是必须在一周内吃掉肉畜才可以,不然就不可以买下我们这些肉畜。”
“不会的,一定有办法可以救妳出来的。”蓝婷握着海蕴的手。